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情人节第二天的凌晨,H市一处六星级酒店的套房内,古色古香的中式布置。

    一名年约四十岁左右的壮年男人刚刚穿戴整齐,一米八六,身高壮阔。做工考究的意式袖口,硬朗粗犷的脸部线条。没有年轻男人的张狂,透着股成熟男人沉稳。

    壮年男人别了下袖口上袖扣,看了眼套间内凌乱的大床。

    洁白的羽绒软塌,两米多宽的柔软大床。床是仿明代的雕龙木床,四角树立着四根深褐红色的梨花木床柱。

    大床上,铺着中式的鸳鸯锦被,锦红色中透着豪门大户才有的雍容华贵。

    而那红锦上瘫软着一名身材修长的少年。

    一丝不挂的少年似乎神智飘到了遥远的时空,双眸迷茫失神,啊……哈……的起伏喘息着。

    身前一对不大的椒乳,乳头红肿,水湮湮的乳晕挂着一小片口水。椒乳下方起伏的小腹上,呈喷射状的几波白浊,零散分布。

    半曲起的一条细白大腿,另一条无论的瘫软在一侧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啊——哈……啊——哈……”

    耳际只有自己的喘息声,身子里还能感受到绝顶的快感余韵。

    “嗯!——”

    床上的少年突然眉头一皱,一丝不挂的身子轻促的战栗了下。

    喉头发出一声含着媚色的娇吟,疲软肉棒掩护下的小淫穴内,涌出了一股潺潺的白浆……

    “嗯——……哈、啊——……”

    接着,一股又一股还残余着男人温度的浆液,缓缓从被插成莹润嫣红色的小肉孔内,徐徐溢出。

    “呜——……、哈……啊、……”

    喉头蹦出几声难耐的娇喘,少年半阖的眸子望着头顶挂着琉璃方灯的吊灯,眸色愈加迷蒙。股间随着身子里浆液清晰流淌而过的触感,敏感的战栗、筛抖。

    稀疏的阴毛下,那根寻常男子大小的肉棒,呈浅棕色。“小嘴儿”在昨晚那场酣畅淋漓的激烈性交中,爽的口吐白沫。此刻“嘴角”还挂着一滴白沫瘫软在卷曲的毛丛中。

    “嗯!……”

    股间一大股白浆猛的从嫣红的穴口涌出!刺激的少年蓦然见仰起脖子,十指抓着身下的锦被扭做一团。

    眼眸里已经没有一丝神智,雾霭和幻觉一样的迷雾。

    被男人插成“O”字型的股间淫穴,现在呈半阖状。穴口有些红肿外翻,娇润莹滑,平日里被自己的淫液滋养,现在被男人的精液滋养,无比的滑嫩娇软。

    昨晚,男人插在那里,爽的喘着粗气,要了他整整一个夜晚。直到凌晨才从他灌满浓精的淫穴内抽出,抽出时,因为长时间的抽顶,肠道内被抽成了真空状。男人爽的糙脸通红,欲熏着双眼,用了点狠劲,才能少年的娇嫩穴眼儿中抽出。抽出时,发出“啵—!”的一声,离开了那个湿润火热的紧致小穴。

    穿戴整齐的男人,来到床边,俯下身,在还神志不清,沉沦在退却欲潮余韵中的少年额头,轻吻了一下:“爸爸晚上再来接你,饿了叫酒店送餐。”

    接着拿起旁边的鸳鸯锦被,盖住了儿子昨晚被他蹂躏的一塌糊涂的身子。儿子嫩穴的销魂还清晰的印记在脑海中,胯下的壮屌依然燥热。

    男人离开时,少年还瘫软在大床上,淫穴一股一股的往外涌出着阳精。一丝不挂的身体在锦被下细微的战栗……

    神思渐渐恢复清明,昨晚爸爸用给他的春药还起着作用。少年揉着自己的奶子,回想着昨晚爸爸在他体内强猛的冲撞!淫荡的挺伏着前胸娇吟。

    夹紧泥泞不堪的股间,回想着昨晚那场酣畅淋漓的性爱。爸爸是怎么插入他的小骚穴,撞进他的骚心,顶着他的淫核磨的他淫叫不断的。大张着双腿,承受着爸爸一次又一次猛烈的攻击、一次又一次凶狠的肏干!

    淫穴都被摩擦的出了火。最后小骚货向后仰着脖颈,双臂无力的搭在、爸爸挽着他双腿的强壮手臂上,自己被爸爸挽着的双腿折起大开,一样无力的瘫软着。后仰着脖颈,向后倾斜着一丝不挂的身子,带着哭腔的浪叫。

    少年独有的略显沙哑的声线格外能勾起男人的欲火。

    被爸爸肏的淫穴突突着痉挛,眼角淌下生理性的泪水。爸爸还在他的小嫩穴冲撞着,似乎永不疲倦似得。

    情人节的夜那一夜,他赤裸着身子被爸爸抱在怀里啃吻着柔软的薄唇,一条细白的大腿被爸爸侧身抬起。爸爸强壮的腹肌挺动,扑哧扑哧!!扑哧!扑哧扑哧扑哧!!!!……强劲的往他的小淫穴里狠插。

    少年被爸爸的雄壮插的搂着爸爸的脖子浪喘,受不了的浪叫声都被爸爸堵回了嘴里。口水顺着爸爸啃吻他香唇的嘴角淌下,身前被干射的肉棒颤巍巍抬头,涨的深红,贴在爸爸布满浓密毛发的腹肌上摩擦。

    爸爸的腹肌强劲,沟壑分明,挂着湿淋淋的热汗。

    侧躺抬起一条腿抽插的体位爸爸干了半个小时,在我被干射之后,爸爸突然翻身压下,扛起我的双腿,还在我的屁股下垫了一个枕头。

    刚才被爸爸干的受不了的泪水还在不断溢出,爸爸喘着粗气,山一样高大的雄躯再次整个压下。

    “呜!!……”

    我被刺激的大张着小嘴儿,身子猛然间弓起,爸爸插的太深了。

    接着爸爸开始压着我拼命的狠肏!小屁股下的枕头被爸爸的壮躯压的不断扁下去、又弹起来。这样就像是我在主动挺着股间的淫穴,迎合爸爸的抽干似得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啊——哈……啊——啊啊!……啊啊!!……啊啊啊!!!……哈……啊啊啊啊!!!!……爸爸……爸爸……啊啊啊啊啊啊——!!!!……”

    爸爸像是要把我活活干死那样干着我。我赤身裸体躺在酒店的大床上,被爸爸按着被压到头顶的双腿,吭哧吭哧!!吭哧吭哧吭哧!!!!接连不断,像是打桩似得往我的逼里狠尻!

    “呜呜呜——……呜!……呜呜!!……”

    身子还没承受过那样激烈的快感,强烈酥麻的酸胀,伴随着爸爸深插进我淫穴里的雄壮,迅速在逼里堆积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啊啊啊!!……好舒服……好美……哈……爸爸……哈、啊……骚儿子要被爸爸肏死了……啊、啊——啊!……”

    我带着哭腔的浪叫着,逼里舒服的要死了。

    爸爸又在我的屁股下垫了一个枕头,爸爸要让我看看他的大鸡巴是怎么干我的骚穴的。

    粗壮黝黑的大屌把我的小淫穴插成了“O”字形,原来一根手指也难以插入的细小穴眼儿,竟然插进去了那么粗大的东西。

    爸爸深色强壮的雄躯上热汗淋漓,那是在我身子上卖力耕耘时出的热汗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……”

    爸爸的大屌开始在我股间的淫穴里挺动。在我被插成“O”字型的逼里,抽出一截,那根上还带着凸起的游龙状青筋。刺激的我浪叫时,又凶狠的撞入!撞的我逼口深陷、后仰着身子受不了的浪叫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……啊!!……哈……啊!!……啊、啊……啊啊!!……啊啊啊!!!……哈……啊啊啊啊!!……爸爸……哈……爸爸……啊啊啊啊啊!!!!!……要、要被干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被爸爸干的抽搐着,神志不清的摇着头,白皙的身子上溢出薄汗,染上情欲的绯红,似乎更能激起爸爸的性欲。

    爸爸撑在我的头侧,骑在我对折的屁股上,看着我被他干的神志不清的小脸,强劲的雄腰啪啪啪啪!!!!的往我的蜜汁小嫩逼里狠尻、狠撞!

    “呜!!——呜呜!!——”

    脑海中白茫茫一片,被爸爸硬邦邦的热屌烫的抽抽着收缩的淫穴,突然酸胀到了极限,紧接着什么东西在我的身子里爆裂开来。淫穴似乎被爸爸插在里面,摩擦出了火花。熊熊的欲火浇灭了我的神智,渐渐在爸爸给予我的滔天快感中沉沦。

    爸爸回来的时候,我在骚浪的揉着自己的奶子,扭着淫蛇般的身子娇喘着,娇喘着让爸爸插进来。

    爸爸看到我的骚样,没想到只一晚就把我干成了这样。忍耐着要将我立刻就地正法的冲动,抱起赤裸着身子的我,给我喂饭。我依偎在爸爸的怀里,鼻间嗅着爸爸身上特有的男人味,勉强吃了几口。

    爸爸也忍耐不住了,胯下暴涨的巨大鼓的跟座小山似得,顶着我的小屁股,隔着粗糙的衣料也能感受到雄物的炙热,和那强劲的脉动。

    我扭着屁股在爸爸的胯下磨着,磨的爸爸裤子里的雄物又大了些。薄唇微启,带着迷离的喘息:“嗯、哈……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我搂着爸爸的脖子,一丝不挂的酸软在爸爸的怀里。爸爸看着我的目光越来越炽烈,像是要把我生吞活剥了似得。

    爸爸夹了一个鲍鱼进我的嘴里,我张嘴含住,接着微微挺起头,让爸爸低头来接。爸爸咬住了我嘴外的令一半鲍鱼,吃着吃着把我的小嘴儿含了进去……

    于是,鲍鱼在我们父子俩的嘴里被咬来咬去,混合着爸爸和我的津液,最后被吞吃入腹。

    爸爸吃过了我小嘴的嫩滑,不愿意离开。啃吻着我的唇用力的嘬吸,吻的我有些疼。我疼的蹙眉,发出娇吟,淫浪的身子在爸爸的怀里抖动了下。

    爸爸胯下鼓起的山包已经很硬了,硬邦邦的,跟根烧红的烙铁棍似得。想着等会儿这跟粗壮的雄物,要插进我的逼里,把我干的欲仙欲死。我就更骚浪了,搂着爸爸的脖子送上自己的香唇,小手伸到下面拉开爸爸的拉链,向上摸爸爸蕴藏着无穷爆发力的腹肌。解开爸爸的衬衫扣子,看着爸爸健硕的深古铜色的大块鼓胀的胸肌,是那么强壮有力,看的呼吸不稳,眼眸迷离。

    爸爸也被我柔嫩的小手摸的受不了了,才喂了几口饭,就抱着我倒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被爸爸压着嘬吻,爸爸的吻强势炽烈,吻的我意乱情迷,喘息娇吟。

    爸爸粗糙有力的大手伸进了我的逼里,包裹住了我肥嫩的淫唇,用粗热的掌心揉摸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啊——!……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那里是那么敏感,被爸爸那样摸。以前爸爸只是隔着布料摸我的逼,现在脱光了,直接摸,更刺激。刺激的我双腿紧紧夹紧爸爸摸着我逼的大手,蹙着眉头浪叫。要酸死了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……哈——……爸爸……好酸……蚌肉……蚌肉要被摸坏了……嗯!嗯!嗯!……要泄了、要泄了……啊——!啊啊!!——”

    爸爸才摸了几分钟,我就被爸爸娴熟的技巧摸的泄了身。温暖的蜜汁喷涌到了爸爸的大手上,爸爸从我颤抖的大腿根抽出来,手指捻着我逼里的花蜜,粘的能拉丝,还放进嘴里舔了。

    股间滑溜溜的,爸爸越摸越用力,几根骨节粗大的手指分别撑开四瓣肥嫩的大小花唇,夹进指缝里变着花样的碾压。我的逼很敏感,被爸爸那样摸,要舒服死了。

    抱着爸爸吃着我奶子的头,舒服到想要哭泣。爸爸的大手还在我汁液四溢的股间蜜穴摸着。大手像是摸不完似得,那里那么娇嫩、肥润。肉嘟嘟的肉唇、娇润的花蕊,温暖嫩滑的蜜汁。滑溜溜的淫液包裹着娇嫩到极致的肥穴嫩肉,在爸爸的大手里亵玩出各式从未见过的花样。

    逼被玩的火热,从嫩红色完成了深红色,四瓣肉唇战栗着外翻,逼刚才肥嫩了一倍。像是成熟的蚌肉般在灯光下,闪烁着淫靡的莹润光泽。

    里面细小娇嫩的淡粉色穴口,已经饥渴的蠕动着小嘴儿,吐着粘滑的蜜汁,等待着什么粗大的东西插进来,好好的捣一捣,磨一磨。

    一夜痴缠,爸爸强悍的性能力,那一晚我差点承受不住。逼被不断的捣干!插的红肿吃烂,嘬着大鸡巴吸了一夜的精液。

    爸爸吻着我的小嘴,贪婪掠夺着我嘴里的每一滴津液,啃吻着我身子上的每一寸肌肤。

    汗津津的身子上,染上绯晕,留下爸爸的斑斑吻痕。

    爸爸的大手用力揉着我的臀瓣,揉捏我屁股上的嫩肉,抓的都起了红色的指印。爸爸的大鸡巴尻的我很爽,我捧着爸爸的头,看着爸爸的眼里崩显的欲望,主动送上柔唇……下一刻,爸爸便野兽似的狠狠吻了下来,大鸡巴猛的往我的逼眼儿里一插!

    “啊!——”

    我开始抱着爸爸健硕的脊背浪叫,一丝不挂的身子淫浪般起伏。爸爸尻的好深,肥嫩的逼眼儿吞进了那么粗壮乌黑的肉棒。

    强劲凶猛的抽送!野蛮兽性的啃吻!

    爸爸越插越快,此次连根捣入!直撞骚心!

    “啊、啊啊啊、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哈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嗯、哈……啊……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被爸爸捣的大张着红唇,口水不断溢出,肥润的逼眼儿里、淫液想捣糨糊那样被捣的越来越粘稠。肥润的逼唇被大鸡巴插的陷进去,又随着大鸡巴的抽出鼓起。接着再被尻到陷进一个肉坑,爸爸插的狠了,还会扑哧一声,随着被插爆的淫液外翻,让大鸡巴的根部也捅进去。

    要被活活干死了。

    我被爸爸干的在床单上激烈的起伏,肥润的逼眼儿被粗黑的大鸡巴狂捣,一直呈现“O”字型,被干的嫩红的血肉带出带劲,逼唇被摩擦的火热,变的通红。像是我第一次吃爸爸的大鸡巴。脸发烧似得通红似得。

    爸爸被我娇润紧致的穴眼儿吸绞的极致销魂,紧紧禁锢着我比他小上三四个号的娇躯,发狠似得疯狂往我的蜜汁小穴眼儿里尻着。尻的我大张着嘴巴,被爸爸趁势侵入的更深,大舌头都勾住了我喉头的嫩肉。要被爸爸拆吃入腹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爸爸穿戴整齐,我被爸爸插了一晚,还欲求不满,溢满精液的肥逼里还酸的我发骚。于是我跪在床边,勾下爸爸的脖子,跟爸爸舌吻,吞吃爸爸的津液。抓着爸爸的大手揉我的奶子。

    爸爸被我勾引的胯下支起一顶硕大的帐篷,我舔着嘴角,拉开爸爸的拉链,用牙齿咬着爸爸的内裤下拉。

    里面粗壮硕长的乌黑巨屌,瞬间弹了出来,弹到了我的小脸上,在我的脸上拍出清脆的声响。

    咸醒的味道,我的小手握着爸爸的大鸡巴,像是舔棒棒糖那样舔。舔着爸爸肉棱上的沟壑、凸起的青筋。从下往上细细的舔舐,还把爸爸鹅蛋大的大龟头包裹进柔润的小嘴儿中,含着嘬吸。

    我用力一嘬,就看到爸爸呼吸不稳。吐出爸爸的大龟头,又开始舔那根一只手握不住的大屌,爸爸的精囊藏在黝黑浓密的阴毛里,小舌头舔不到,我只能下手伸进去轻抚。我摸爸爸精囊的时候,爸爸也很舒服。

    我想舔爸爸的精囊,那把我烫的神志不清的精液的所在地。我想解开爸爸的皮带,把爸爸的裤子脱下来,好好舔一舔把我肏的欲仙欲死的大鸡巴,爸爸却示意我住手。

    爸爸的大鸡巴已经在我的手里膨胀了数倍,我不信爸爸能忍得住。我把爸爸已经溢出腺体液的大龟头重新含进小嘴里,爸爸的大龟头比刚才更大了。硬、鼓、烫热,里面溢出的腺体液是咸腥的味道。用小舌头细细舔吻爸爸明暗的大龟头,舔的我的小肉棒也立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含着爸爸的大龟头嘬吻,口水染上了我红唇的薄唇。我抬起水雾弥漫的小脸,仰头看着穿戴整齐的爸爸,无言的勾引着爸爸。

    尝试着深喉,松开娇嫩的喉咙让爸爸插进来。一个又湿又热的娇嫩小嘴儿,还是自己亲生儿子的,屋子里弥漫起淫乱的氛围。

    爸爸抬起我淫乱的小脸儿,我含着爸爸的根,松开喉咙,又吞的更深了些。粗壮的雄根插进我的喉咙,噎的我眼角溢出生理性的泪水,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爸爸看到我那副不堪蹂躏又淫乱的模样,呼吸不稳,我缩紧喉咙,用力一嘬!爸爸爽的眯着眼睛低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爸爸穿戴整齐,只拉开了拉链,掏出了大鸡巴,而我一丝不挂的跪在床边,含着爸爸的根,卖力的吞吐着。爸爸似乎嫌我吞吐的不够舒服,抱着我的头,开始挺动雄腰。爸爸的力气很大,被爸爸抓着头,用力往里一插!瞬间有喉咙要被插烂的错觉。

    紧接着,爸爸把我的小嘴儿当做飞机杯那样疯狂的抽插,插的我干呕。生理性的泪水不断从眼角溢出,被插成红润的柔唇,频繁没入爸爸腥臊的浓密黑森林中。

    口水顺着唇边溢出,爸爸插的很狠,我的柔唇都含到了爸爸的根部,可见爸爸的大屌插的有多深。

    渐渐我有些受不住,刚才还骚浪的勾引爸爸的我,现在开始在爸爸身下挣扎。爸爸不顾我的挣扎,抓着我的头猛肏!干的我眼眸泛白,干呕的喉咙夹吸的男人更爽,紧致自动蠕动、夹吸。

    爸爸赶着出门,今天有重要的会议。于是抱着我的头,越插越快,越插越激烈!

    我被插的只能发出呜咽声,泛白的眼眸,干呕的喉咙,男人却插的很爽。最后爸爸嘶吼着抓着我的头,猛的深深按进了自己的胯下!

    “呜!!!——”

    喉咙要被插破了,大鸡巴插到了不能再深的地方,抽抽着喷射出岩浆一样滚烫的浓精!

    “呜呜、呜呜呜……呜呜……呜……”

    我被爸爸紧紧按进胯下浓密的黑森林中,闻着男人腥臊的气味,喉头插着一根手臂粗的巨屌,撑直了我的喉咙,岩浆直接灌进了我的胃部。胃都被烫的抽搐了……

    耳边爸爸的低吼声渐渐消逝,激烈的噗噗噗的精液喷射声响彻在胃里。

    爸爸在我的小嘴里爆完了浆,低吼着抽出来之后,我瘫软在酒店的大床上,小肉棒也无意识的射出了几股白浊。

    干呕、小嘴儿被爸爸插肿了。胃部的不适把爸爸灌进去的浓精呕出来一些,呕到了红润的小嘴儿外,醉熏的小脸红润迷离,挂着爸爸精液的小嘴儿喘息不止。

    爸爸离开之前,在我喘息起伏的身子上吻了下,吻了吻我沁出薄汗的额头。让我穿好情趣内衣等他回来。不知道今晚爸爸回来会怎么干我……

    到晚上的时候,爸爸抱着我拉开拉链,坐在床边先抽插了一会儿,在我的淫穴里先干了一炮,亲的我小嘴儿都肿了,被迫吞进他的口水。接着爸爸让我里面穿着情趣内衣,外面套上他宽大的衣服,抱着我下了地下停车场。两天两夜的情人节之旅后,我搬到了爸爸的房间……

    爸爸嫌我的奶子不够大,我是男孩子,虽然是双性人,奶子也不会长的太大啊。我有些不满,爸爸说多揉揉就大了。于是几乎每天晚上,爸爸都要用粗糙有力的大手包裹住我的椒乳揉搓,还把乳头含进嘴里嘬吸,乳晕都被他吃的凸起了一些。

    半年后,我的奶子果然大了,从A罩杯长到了D罩杯。爸爸更揉着我的奶子不撒手了,每天都要揉揉我的奶子,插插我的两个小骚穴才睡。

    自从我的奶子大了之后,爸爸不在给我买男孩子才穿的情趣内衣,转而给我买女孩子才穿的。各式各样坦胸露乳的惹火内衣,每次穿上那些布料少的可怜的衣物,爸爸都恨不得把我干死在床上。

    大鸡巴插在我的销魂小蜜穴里持续不断的抽插,碾压过我的前列腺点,肏的我小肉棒从内裤里伸出来,抽抽着射出白浊。

    我的身子也被爸爸肏的越来越淫荡,每天光着脚丫,身子被爸爸的精液滋养的越来越娇柔滑润,只穿着穿了比不穿还能惹起男人兽欲的情趣内衣,在家里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身子软的发酸,有时候爸爸干我干的太晚,来不及去清洗,第二天起来时,淫穴里还会流出爸爸内射进去的精液,要多淫荡有多淫荡。

    那一天,我穿着爸爸买给我的情趣内衣,上面是四分之一罩杯的蕾丝胸罩,连我嫣红的大奶头都遮不住。下面是两片透明的薄纱,若隐若现露出我的肚脐曲线。下面丰腴的翘臀穿着一件男孩子才穿的“Y”字形小内裤,前面能包裹住我的小肉棒。

    前一天晚上,爸爸干我干的太狠了,最后我在绝顶的高潮中昏了回去。醒来时,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了。爸爸没有在旁边,我强撑着起身,身子还很酸。股间酸热的我头脑发涨。

    赤着脚丫走出爸爸的卧房,看到书房的灯开着,从门缝里透出黄色的莹润光芒。我酸软着身子,穿着情趣内衣,兜住我的大奶子,推开了爸爸的书房。

    书房里只开了一盏台灯,光线照亮了爸爸的书案。一股还带着温度的浆液从我的逼眼儿里涌出,我被刺激的娇喘了声,被爸爸发现了。

    爸爸看着我被快感刺激的泪眼朦胧,那样的白嫩的娇躯穿着那样的惹火内衣,白嫩的大腿内侧,还缓缓的淌下几行淫靡的白浊……

    爸爸的眼神突然变得深沉,盯着我从书案前起身。爸爸那个样子让我有些害怕,我喘息着,大腿内侧流淌着爸爸内射进去的精液,往后倒退着。

    下一秒,房门被爸爸关上了。

    爸爸很高大,我要仰着头才能看到爸爸线条粗犷的脸。

    前面书案上的台灯在夜晚发出幽幽的光芒。门边只能勉强看到爸爸的脸,四周昏暗、寂静。爸爸俯下了身,带着兽欲的炙热气息喷在了我的耳际,烫的我耳垂发红。

    “嗯——……哈——啊……哈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淫穴里的昨晚把他烫到抽搐的精液还在涌过逼口,淌过被爸爸吃的肥嫩肿起的阴蒂,缓缓往下淌。肥厚的蚌肉承托不住从红肿的娇小穴眼里涌出的白浊,被坠下,承托不住的浓浆从片状阴蒂上坠落,阴蒂被精液那样撩拨,酸痒难耐。

    逼里的爸爸内射进去的精液还在一股股往外涌出,头脑昏沉,光线被爸爸巨大的雄躯挡住。昏暗的书房内,不知道爸爸在我耳边又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只记得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,我正靠在门边,搂着爸爸的脖子,光裸的双腿挂在爸爸结实的腰板上,蕾丝内裤挂在脚踝,情趣内衣被扯到小腹上,那对大白兔般的奶子在爸爸的大手里被揉捏成各种淫靡的形状,绵软的乳肉吸在爸爸的嘴里,爸爸只解开了三粒纽扣,拉了开拉链。

    那天夜里,我放浪的淫叫着,被爸爸抱着抵在门板上,房门被爸爸凶猛尻着我的大屌撞的咣哧咣哧作响。有那么几个瞬间,我以为背后的房门都要被干着我的爸爸撞坏了。

    酸痒的蜜穴里,淫液和被爸爸内射进去的精液,被爸爸的大鸡巴插爆了一波又一波。

    在门边,把我干到了绝顶的高潮,汗水淋漓,我搂着爸爸吃着我大奶子的头,逼被尻的狂乱的痉挛。大开的双腿剧烈的摇晃,绷紧的脚丫,受不了太多的快感而抽搐着扭动着的身子。

    我躺在爸爸的书案上,搂着爸爸的健硕的脖颈,爸爸气息平稳,站在前面大手抓着我的两瓣嫩臀。暗黑的眸子盯着被他干的神志不清的我,胯下硬胀的大屌扑哧扑哧往我的蜜汁小嫩逼里狠插!狠尻!

    昨晚爸爸要了我整整一个晚上,逼已经被插肿了,就连外面娇嫩的蜜汁蚌肉也被爸爸吃肿了。现在又被爸爸的大鸡巴那么猛烈、强硬的狠尻!即使有温暖蜜汁的润滑,我也有逼要被爸爸活活插烂的恐慌。

    爸爸内射进我逼里的精液,又被爸爸的大鸡巴狂捣进我的逼里,在逼唇上抽插到融化,抽到黏腻浓稠,逼里的吸劲越来越大,里面也越来越火热。爸爸要是再那么摩擦下去,我的小嫩逼会被爸爸磨的烧起来的。

    爸爸似乎看出了我的恐惧,在我被他干的口水直流的时候,抓住我的嫩臀,猛的往胯下一按!紧接着,更凶猛、更激烈的狂插猛干!!

    “啊!——……啊啊啊!!!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啊!!!!!……啊哈……啊啊啊啊啊!!!!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……爸、爸爸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!!……不……不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!……啊啊、啊啊啊啊!……啊啊啊啊啊!!!!!”

    瞳孔缩小,眼眸大睁!张大到极限的小嘴,只能发出短促、激烈的啊啊啊!!!声,身子被尻的剧烈的抖动,淫穴已经痉挛了,爸爸还在往里面更凶狠的插干着!

    脚踝沾满逼里涌出的精液的内裤,在剧烈的插干中,掉到了地上。逼里被插化的精液与我的蜜汁交融,顺着逼口流到会阴处,又从会阴处流到屁股下的书案上,接着缓缓滴落到地板上,在地板上汇集成一个小水洼。

    啪啪啪啪!!!啪啪啪啪……啪啪啪!!!……啪啪啪啪啪……啪啪啪!!!!……扑哧扑哧!!扑哧扑哧扑哧!!!!……咕叽咕叽咕叽!!!……扑哧扑哧扑哧!!!……咣咣咣!!……

    短时间内,被干到绝顶的高潮,又在高潮中还未又一丝反应的时间,又被更高涨激烈的插干,肏到更强烈、更凶猛的欲望旋涡!

    头脑中白茫茫一片,只有不断绽放的耀眼白光。

    (二)另一对在情人节开房的父子

    两人侧躺在大床上,爸爸喘着base的毛巾浴袍,里面露出爸爸黑古铜色的健壮雄躯。少年一丝不挂的白嫩身子被爸爸抱着,熟睡的脸庞靠在爸爸结实火热的胸膛里。里面规律强劲的心跳声是少年最好的催眠剂。

    “嗯——……”少年依偎在爸爸健壮的胸膛里,白皙的身子难耐的扭动了下,喉头发出几声呻吟:“嗯——哈——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屁股被爸爸的大手抱在胯下,爸爸腹肌下那根热气腾腾的粗屌顶在少年柔软的腹部。那么粗的巨屌要是插进去,会把肚子插破的吧。

    “哈——……爸爸……大肉棒又变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爸爸的大鸡巴好硬,好粗,硬挺挺的戳着我的肚子。圆润的肩头被爸爸从背后揽着,爸爸再亲吻我的脖颈。那对从暑假开始发育,到了冬天已经发育成C罩杯的娇乳、被爸爸挤的更圆更饱满,在爸爸的身下被挤成了软弹的水球。

    少年闭着眸子,迷醉的在爸爸的怀里娇喘。扭着头,难耐骚动的娇躯。

    爸爸又把我往怀里抱紧了些,大鸡巴粗烫的我脸颊绯红。爸爸的大鸡巴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即将破闸而出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……哈、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爸爸亲吻我细白的颈间,热气烘烘的胸膛把我的娇乳压成扁圆状。粗硬的胡渣扎着我娇嫩的乳头,感觉好奇怪。

    “啊!……”

    奶头,奶头被爸爸含住了,爸爸在吸我的小奶头。“啊……啊……”好奇怪,奶子里好酸、好酥……那种感觉好强烈。哈——……啊——……身子酥了,啊——……哈——……,爸爸的嘴巴有电流,奶子都被电了,酥酥的。下面的小穴眼里也好痒,电流电到了我的小穴眼儿。

    “啊!……哈……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爸爸的大嘴不止吸了我的奶头,还把我的乳晕都含了进去,大力的嘬吸,强烈的奇怪的感觉从我的奶子里爆炸,逼里涌出了一股淫水。

    我被爸爸吃的脸庞迷离,这是什么感觉,好舒服。爸爸吸完了我的奶子,把我的奶头放出来的时候,我的奶头都肿了,挂着水光光的口水。

    爸爸用大舌头沿着我被吸成嫩红色的乳晕舔,看我敏感的反应。我推着爸爸的头,不让爸爸再吃我的奶子了,好奇怪。

    见我还没被快感吞噬,爸爸又把我大奶子上白嫩的乳肉含了一小块进去嘬咬,另一只手握住了我另外一只C罩杯的娇乳。娇弹的乳肉被爸爸抓在大手里狠命的揉捏,这次暗中奇怪又舒服的感觉更强烈。我开始扭着屁股在爸爸身下“挣扎”,爸爸却大手抓住我的一对奶子,用力的又揉又捏,还含进嘴里嘬吸,吸完了那个吸这个。奶头好像被爸爸吸的更大了,爸爸吐出来的时候比刚才大了一倍,变成了深嫩红色,泛着莹润的水光。

    我被爸爸吸的好像坏掉了,双腿间的那个小穴眼儿里尿尿了,这次尿的像是透明的银耳粥。

    爸爸见我脸庞熏红,双眼迷蒙,知道我有了感觉,一根骨节粗大的手指,伸进了我股间的小穴眼儿里。那里很小,很难插入。爸爸就着我股间溢出的粘液,一点一点往里开拓。爸爸说那里是我的小逼,我的逼被爸爸的手指插的酸热。

    插了十几分钟后,那个嫩粉色的娇润小穴口,变得嫩滑弹润,淫液越涌越多,这次爸爸的手指刚插进去,就被跐溜一下吸了进去。

    爸爸惊异于我小嫩逼的幼滑紧嫩,我的小嫩逼含着爸爸粗大的手指,紧紧的箍着吮吸。

    小嘴儿像是饥渴了许久,含住侵入的异物往里吞。可爸爸的手指不够长,虽然粗糙的手指抽插的里面的嫩肉酸热麻痒,可是还不够,还想要更多。

    我扭着屁股想把爸爸的手指吞的再深一下,爸爸说我的逼眼儿很嫩很滑,吸的他的手指很爽,不知道等会儿插进去会舒服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爸爸把我插的身子染上了淡粉色,看着我嫩粉色小逼眼儿箍着他的手指蠕动收缩,嘬吸的情景,呼吸不稳。爸爸从的逼眼儿里把手指抽了出来,我扭动着屁股追着爸爸的手指,里面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细小的蜜汁小穴眼被手指插成了一个“O”型的小圆孔,娇嫩无比的逼口在手指抽出后,缓缓闭合。爸爸握着他丑陋的大屌放在了我的嘴边,好粗、颜色好黑。圆蛋形的屌头上,中间有一个小穴眼儿,在缓缓溢出着淫液,气味熏的我头昏脑涨。

    爸爸让我伸出小舌头,舔他的大鸡巴。我听话的伸了出去,舔了一下大鸡巴上的小穴眼儿,爸爸舒服的眯着眼睛,粗喘了一声。接着爸爸教我用小舌头舔硬大鸡巴的屌皮,像舔棒棒糖那样。舔了一会儿,爸爸捏着我的下巴,让我张开小嘴儿,把大鸡巴含进去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大鸡巴太大了,我的小嘴儿只能吞进去一个龟头,脸颊都被撑到变形了。爸爸教我含住大鸡巴嘬吸,像是吸牛奶那样。

    我听话的照着爸爸教的那样吸牛奶,爸爸爽的粗喘。爸爸拉起我柔嫩的手指,让我用手指包裹住大鸡巴的下面,抚摸躁动的大鸡巴。我就双手抱住大鸡巴撸动,上面用小嘴嘬吸大龟头。

    没多久,爸爸就把牛奶射进了我的嘴里。好多,多的都从我的小嘴里溢出去了。爸爸让我咽下去,我听话的吞了下去,味道要奇怪。还有一滴坠在嘴角,我伸出小舌头舔干净了。

    之后,爸爸说要带我做更舒服的事,比刚才吸奶子还舒服的事。我有点期待,刚才被爸爸吸奶头吸的有一会儿好像到了奇怪的地方,好舒服,飘飘荡荡的。

    爸爸跪坐在我的股间,抓着我的屁股,让我双脚分开。爸爸喂我吃完“牛奶”的大鸡巴还躁动着,弯翘着一柱擎天。上面还挂着我的口水。爸爸腹肌上的阴毛很多,我看了一下我的小鸡鸡,那么小,什么时候才能长到跟爸爸的一样大呢。

    爸爸又开始用手指插我的小穴眼儿,里面溢出粘滑的淫液,弄的我的屁股上滑溜溜的,大腿内侧也是。这次的感觉更加强烈,酸热酥痒,我迷蒙的吃着自己的手指头,让爸爸继续插。我的小逼眼儿里被爸爸插的好舒服,还想要更多。

    爸爸耐心插入了两根手指之后,试着用大鸡巴插我的逼眼儿,但是我的逼眼儿太小了,插不进去。于是爸爸抓着我白嫩的双腿并起,把他粗黑的大鸡巴插进我的逼里,用我肥嫩的逼唇含住大鸡巴的柱身。就那样让我并紧了大腿根供他抽插。

    爸爸的大鸡巴好烫,粗壮的我的逼唇也含不住。那么粗粝的大鸡巴一下一下摩擦着我娇嫩的蜜汁阴蒂,磨的大鸡巴上都是我的淫液。逼唇阴蒂被磨的好酸,好酸死了。

    爸爸似乎也磨的很爽,说我的逼唇好嫩,又肥又娇滑,磨的大鸡巴又大了一圈。爸爸并拢我的双腿,粗喘着用大鸡巴快速摩擦着我肥嫩的蜜汁逼唇。那里好娇嫩,被爸爸那么快速的摩擦,淫液顺着屁股流,逼唇酸热难当,我的小嘴儿里溢出了奇怪的声音,脑海里混乱一片,好奇怪,又好舒服。

    爸爸磨了我的逼唇十几分钟后,我突然像发羊癫疯似得,抽搐着小嫩逼里喷出了一大股粘液。脑海里白茫茫一片,像是得了羊癫疯似得在床上抽搐。

    爸爸,我是不是得病了。

    爸爸说我那是高潮,问我舒不舒服,刚刚高潮过的我还没有力气,点点头。爸爸问我想不想更舒服,我回味着刚才酸热酥痒的感觉,分开了白嫩的双腿,主动掰开肥嫩的蜜汁逼唇……

    里面刚刚被大鸡巴摩擦到高潮的逼唇阴蒂,现在呈通红色,还在高潮的余韵中颤抖、开阖。

    爸爸看着我的蜜汁小嫩逼,咽了下口水。握着滚烫的粗黑大屌顶住了我的逼眼儿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爸爸插进我逼眼里的大肉棒顶的我肚子鼓起了一个圆柱形。爸爸说他的那根叫大鸡巴,他现在在尻我的逼。

    我被大鸡巴撑的穴口大开,被钉到了床上,一动都不敢动,稍微一动,逼里酸热的就要高潮。我已经高潮了好几次,屁股下面的被子都湿了。小肉棒被绑着,爸爸要我用逼眼儿高潮。

    爸爸说我天生淫骨,才被开苞就淫荡成这样。刚才插进一根手指也困难的穴眼儿,现在插进去了一根手臂粗的巨屌。逼眼儿还在骚浪的收缩蠕动着,抽抽着里面的淫肉服侍大鸡巴,好让大鸡巴把“牛奶”射给他。

    爸爸说等会儿把“牛奶”射进我逼眼里的子宫时,我会爽到昏厥。以后会天天缠着他要他尻我的小嫩逼。

    会不会那么舒服呢?

    几个小时候,我相信了爸爸,被爸爸尻逼太舒服了。

    之后每天爸爸一回来,我就缠着爸爸尻我的小嫩逼。尻的我口水直流,双腿合不拢,逼眼儿一直喝着爸爸的“牛奶”,肚子里好热,好舒服。

    一年后的情人节,爸爸带我到酒店开房。庆祝我这个少年如此淫浪,让他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一晚上,我们在酒店的大床上激情做爱,隔壁似乎也是父子俩来开房,整整一晚上,隔壁的“爸爸好棒……用力、用力啊爸爸……好舒服……要被爸爸干死了……爸爸的大鸡巴……骚儿子爱死爸爸的大鸡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骚儿子……骚成这样……看爸爸今天不把你的逼眼儿尻坏、插烂……让你勾引爸爸……干死你……干死你这个小骚货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!啊啊啊!!!……爸爸……啊啊啊!!……爸爸……用力干骚儿子……要被爸爸干死了……啊啊啊!!!……要被爸爸的大鸡巴干死……射给我……射进骚儿子的骚心里……把骚儿子射到怀上……嗯、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!!!……啊啊啊啊啊!!!!!!……嗯哈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骚货……浪的都没变了……看爸爸的大屌今天怎么把你的骚逼肏烂插穿!……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好棒啊……爸爸干的小骚货爽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整整一晚上,隔壁的激烈交合声与我和爸爸的激情做爱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两边像是比赛似得,爸爸们比着看谁把自己的骚儿子肏的更骚更浪,更欲罢不能,欲仙欲死。我跟隔壁的小受,叫的嗓子都哑了。像隔壁彰显着爸爸肏自己肏的有多爽,有多强悍。

    那一晚,爸爸要了我一次又一次,体力强劲的爸爸大鸡巴插进我的小骚穴里射了一波又一波,小鸡巴都被爸爸干射到最后射尿了。我还是第一次失禁,爸爸那一晚体力勇猛强悍,肏的我每次回味起来下面都湿了。

    单回想着爸爸那一晚的强悍,我都要高潮。

    一晚上,我挂在爸爸的雄躯上,放浪形骸的浪叫着。脸庞迷蒙,欲望侵蚀。爸爸太会干穴里,要了我整整一晚,在爸爸的身下高潮迭起、欲仙欲死。那一晚,爸爸让我尝到了在快感中死去的激情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一大早,我们两父子又开始干穴了。隔壁的小哥哥似乎是跪在床上,被自己的爸爸站在床边抓着细腰猛插、猛干!小哥哥叫的淫浪入骨,激烈的肉体撞击声都盖不住小哥哥的骚叫声。大叫着爸爸的大鸡巴要把他的骚心肏化了,爸爸好会干。

    最后,爸爸似乎是从背后抱着他,一只强壮的手臂抬起小哥哥一条光裸的大腿,从背后啪啪啪的狠插他的淫穴,插的小哥哥肉棒射了又射。这些都是后来我跟小哥哥认识之后,小哥哥告诉我的,说他爸爸干他的花样很多,有时候我听完会回家缠着爸爸用一模一样的干我。

    隔壁父子俩干的太激烈,我跟爸爸也被感染了,爸爸要我叫的比隔壁的小哥哥还要骚,还要浪。我淫荡的勾着爸爸的脖子,说爸爸干小骚货有多狠,小骚货叫的就有多骚、多浪。

    面对“挑衅”,爸爸自然是用强悍的性能力把我肏到服服帖帖,在他的身下予取予求。

    隔壁偃旗息鼓之后,我和爸爸才渐入佳境。我迷蒙着脸庞,含着自己的手指指,被爸爸干的在酒店的大床上起伏不止。昏昏沉沉的脑子里只有爸爸的大鸡巴,那能给予我无上快感的大肉棒。

    爸爸干我干的越来越狠,天生淫荡的我也叫的越来越骚浪。结果把酒店的工作人员都招了过来。

    听到有人来,爸爸插干着我的速度放缓了,只是插在里面轻轻的搅动着。

    脚步声临近,酒店的工作人员听到房间里少年的娇喘浪叫,“砰、砰、碰”敲了敲门:“先生、需要帮助吗……”

    爸爸听到敲门声,把我就着插入的体位摆成跪坐在大床上的姿势,脸对着门口,一丝不挂。

    昨晚情人劫那晚的内衣早已被爸爸扯下随手扔在了一边,现在我的逼里淫液四溅。爸爸太坏了,听见有人敲门,反而大鸡巴插进我的水滑娇润的嫩逼里、干的更狠!强烈的抽插,干的我蹙着眉头受不了的浪叫。一对已经被爸爸干成E罩杯的奶子,晃出了花儿。爸爸太会干穴了,小骚货要被爸爸干死了,逼里好酸好热……

    我像小狗一样跪坐在大床上,脸对着门口,娇躯赤裸,淫乳震荡。

    在滔天的快感中,我被爸爸又一次干到了高潮。小肉棒颤巍巍的射出了几道稀薄的白浊。

    还以为要被爸爸干到射尿了,昨晚被爸爸干射的好几次里已经把我的精液射光了,没想到早上还能射出来一些。看着自己落到地板上的稀薄精液。不断摇晃的身子里脑子昏昏沉沉,想着爸爸每次内射进我逼眼儿里的都是浓稠的阳精。爸爸连精液逗比我的多,比我的粘稠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!……哈……啊啊啊!!……爸爸……啊——……爸爸……不……不要了……不行了……小骚货不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骚儿子……刚才勾引爸爸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……”

    我还在灭顶的高潮中抽搐,逼里酸紧热烫。爸爸不顾高潮中的我是否受的住,把我直接拉到了床沿儿,雄躯扛起我还在颤抖的双腿,开始往我被插到红肿湿润滑的逼眼里打桩!

    砰砰砰砰!!!!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扑哧!!!!!!的强悍打桩机,紧实的腰板猛向我的逼里深、狠的打桩!啊啊啊啊啊啊!!!!!……

    娇躯不断在大床上起伏,逼里粘稠的淫液对着大鸡巴的捣进捣出,溢满了床单。大肉棒扑哧扑哧的狂捣着我逼里数不尽的瘾液。爸爸尻我尻上了瘾,我也被爸爸干穴干上了瘾。只有爸爸的大鸡巴才能让我满足。

    酒店的大房里,爸爸压着我肆无忌惮的做着爱。外面的酒店工作人员还在敲着门:“先生、需要帮忙吗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现在酒店的工作人员拿了备用钥匙进来,会看到我的逼眼儿被男人的大肉棒插的嫩肉翻飞的淫荡样儿吧。想到会有外人看到爸爸在干我的浪逼,逼里绞吸的更紧了。爸爸骂了我句骚货,挺着大鸡巴更深!更猛烈的干我!

    “爸爸……啊啊啊!!……啊啊啊啊……用力……再用力……啊——!!……爸爸——……用力干你的骚儿子……爸爸的大鸡巴……呜、呜呜呜……哈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啊!!!!!……好强悍……爸爸的大鸡巴好强悍……骚儿子的逼眼儿要被爸爸的大鸡巴插爆了……啊——!……啊——!……好美……爸爸干的小骚货美死了……啊——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!!!!……”渐渐我的浪叫声带出了哭腔,爸爸的大鸡巴干的好深,要被爸爸干死了,爸爸好会干穴。骚货的逼要被爸爸干翻了。

    “骚货!……逼浪成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爸爸见我叫的骚浪,大手抓住我D罩杯的骚大奶,狠狠的含咬了一下。啊——!乳肉都要被爸爸捏爆了。

    “啊、啊啊啊……哈……啊啊啊!!……又干到花心了……啊啊啊……哈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嗯、啊哈……啊啊啊……好激烈……”爸爸抽插的越来越快,我只能发出急促的呻吟声:“呜——!……好、好舒服……啊啊、啊——!——”小骚货的肥润蜜汁逼眼儿,又被爸爸的大鸡巴插上天了。

    瞅着被大鸡巴插成“O”字型的肥嫩逼眼儿里,爸爸的阳具好大,还那么粗壮炙热,插的小骚货逼里酸死了。爸爸好会干穴啊,啊啊啊……好酸……蜜汁……哈……蜜汁被爸爸的大鸡巴插的溢满了屁股。

    一番更激烈,更强悍的肏穴之后,我被迫在爸爸的胯下连番高潮,最后被肏的神志不清的流着口水,瘫软在酒店凌乱的大床上。

    大腿内侧滑溜溜的,屁股上都是自己的淫液,爸爸趴在上面舔吻我大腿内侧滑溜溜的蜜汁。被插成残花败柳的花蕊逼穴内,爸爸刚劲射进去的精液涌出一波,呈无力垂拉状的嫩红色花瓣上,垂拉着后来被爸爸插的爆出的浓浆。

    我失神的仰躺在酒店的大床上,剧烈的喘息,分开的双腿间,爸爸在吃我的逼。“嗯——……哈——……”即使头脑中白茫茫一片,也还是能感受到快感。

    敏感充血的阴蒂被爸爸的大嘴含了进去嘬咬,我张大了嘴巴,挺着奶子,无力的浪叫。

    被爸爸吃逼刺的大腿根都颤抖了。

    刚被爸爸插成残花败柳状的逼唇瘾蚌,被爸爸的大舌头卷进大嘴里嘬吸。要死了,要被爸爸吃逼吃的舒服死了。

    我舒服到了极点,无力的浪叫中带着哭腔,爸爸不止尻逼的体力强劲,连吃逼的技术也让我沉迷,要被爸爸玩儿坏了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回到家之后,爸爸像大黄牛一样死命的在我身上卖力的耕耘。我抱着爸爸的脖子,双腿呈“M”状,打开肥润的逼眼儿,供爸爸奸淫。

    现在我的小嫩逼一刻也离不开爸爸,每天都酸痒的等待着爸爸的插入。

    (三)另一对能产乳的父子h

    “哈——啊——……爸爸……嗯、哈……再深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骚儿子……连爸爸的卵蛋也想要吸进去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粗糙的大手按住儿子的腿窝,曲起在了两侧,这个姿势,儿子的水嫩蜜穴已经张开到了极限。男人看着儿子还插着自己黝黑巨屌的嫩红色蜜汁小穴口,裹着刚射进儿子子宫里的浓精,蠕动收缩着。

    男人胯下敏感的雄性欲望,能感觉到儿子淫穴的收缩力度,销魂娇嫩,里面像是有一张又一张叠加的小嘴,越深越娇小,越深越娇嫩,越深吸的越紧,收缩的越厉害。

    现在儿子的小淫穴还没被精液喂饱,最里面的小嘴还在往外吐着蜜汁勾引着自己再肏进去!

    男人调整了一下姿势,一大早的性欲旺盛,晨勃加上儿子乳汁的滋养,男人胯下雄壮的大屌,黝黑粗长。握着儿子的腿窝,把儿子的双腿用力压到了身子两侧,让儿子的屁股离开床面。自己则跪在儿子股间,就着插入的姿势趴到了儿子的股间蜜穴里,以几乎倾斜,头部最低的姿势趴到了儿子身上。

    儿子被自己握着双腿曲起到了头顶两侧,这个姿势也是儿子被双腿拢起的巨乳更加肥硕。

    男人瞧着自己诱人的儿子,胯下浓密黑色丛林中,那根散发出热气的粗壮巨龙,又充血燥紧了些。男人跪在儿子股间两侧,开始以儿子分开压起的大腿做为支点,粗壮的磨穴、耸动,让儿子先适应他的巨大,以便承受的住等会儿的狂风骤雨。

    儿子双手抓着身下的床单,咬着薄唇,淫哼着,淫穴要被爸爸的大鸡巴磨酸软掉了。儿子受不了爸爸这样的折磨,咬着柔唇,张口求爸爸把他干到高潮。

    爸爸也尽情享受了一会儿子娇嫩淫穴的蠕动服侍,那里面的温暖花蜜,裹着层层蠕动的嫩肉,好爽,如此销魂的淫穴,真想插进去一辈子都不出来。

    男人见儿子被自己这么插入磨的受不住了,身子酸软麻痒的直扭,像条淫蛇般在自己身下扭动,又被自己胯下的巨刃插着,不能逃离。

    眼见可口的儿子被情欲折磨的快要哭出来,男人也不再忍耐,就着插入的姿势,俯身欺下,擒住了儿子的香甜的小嘴。

    儿子松开了身下的床单,搂住了他的脖子,开始张开小嘴,让他的舌头侵入。

    儿子的小嘴香甜可口,男人按着儿子腿窝的大手,顺着儿子的小腿往上滑,最后按住了儿子的脚踝上方。

    调整好了姿势,

    男人健壮的雄腰开始摆动,感觉着儿子的反应,逐渐加重力度,越来越深,越来越快。最后快的儿子眼角流出泪水,身子被他干的不断在床上弹起落下,小嘴又被他深吻着只能发出唔唔声。

    男人沉下雄腰,狠劲十足的撞入少年的体内!壮硕火热的巨屌,插入儿子的水嫩蜜穴。

    酸软到化为一滩春水,男人舒爽到要爆炸的雄躯挺着巨屌在儿子娇小嫩滑的淫蕊中冲刺,儿子的小嫩穴舒服的男人胯下的怒挺阳物要爆炸了,沸腾喷涌的岩浆,怒涨的乌壮,随着男人的嘶吼以雷霆万钧之势冲进了儿子痉挛的花蕊深处。

    比岩浆还要滚烫的热浆射进了儿子娇嫩到极致的小淫穴里,嫩到极致的花蕊被爸爸的浓浆烫到酸成淫穴肉糜,烫到儿子睁大了眸子发出无声的呐喊。

    脑海中白花花的,只有不断从冒着热气的粗黑巨屌中喷涌而出的浓浆,浇灌着他,把他的嫩肉都烫熟了。

    小小的身子无意识的痉挛着,失神的眼眸睁开,柔嫩的小嘴里不断涌出难耐的口水。

    爸爸低吼着,禁锢着他小小的身子,深深插进他的花蕊中,强硬的喷射着。射出的岩浆,烫的他的花蕊绽放,在淫靡粘稠的精液中,绽放出一朵娇嫩嫣红的淫花。

    爸爸射的很爽,儿子被射的没有意识的流着口水,小身子一直痉挛着高潮。爸爸被儿子高潮中的嫩穴绞吸的爽到一直坚硬如铁。刚射完就迫不及待的俯下身,擒住儿子的小嘴深吻,雄腰咣咣咣!!!扑哧扑哧扑哧!!!!的对准儿子的娇嫩花蕊狠肏!猛捅!

    儿子被迫连续高潮,搂着啃吻他小嘴的爸爸的脖子,白嫩的双腿大开,被爸爸强插猛干的在凌乱的床上起伏不止。

    白嫩的脚尖绷紧,在灭顶的高潮中小肉棒喷出稀薄的白浊。

    连番高潮到已经浑然不知时日的少年白嫩的双腿圈住爸爸的雄腰,蹙着眉头,阖着眼眸哼吟着,爸爸弓着身躯,啃吻着他的脖颈,抵住他的子宫淫蕊狠磨,磨的少年在男人身下受不了的想要逃离,却被男人牢牢的禁锢着。

    浓稠的淫浆被粗黑腥臭的大屌从嫣红的小嫩穴眼儿中插的爆出来,随着褶皱的黝黑囊袋拍打穴口的力度,被拍出数道粘连的淫丝。

    爸爸越插越快,越插越狠,儿子要被他插死了。本能的攀着爸爸健硕的脊背,双腿大张的迎合送穴,屁股被插成了一朵肉花。儿子看着床头柜上跟爸爸的合照,身子好酸,又要到了,又要到绝顶的高潮了……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